Dapp Pocket專欄/專家來訪–Strike Protocol 創辦人 馮彥文 Tempo

By Dapp Pocket/ 區塊誌授權轉載

DeFi 專家來訪第五集,我們很榮幸邀請到 Strike Protocol 的創辦人—馮彥文 Tempo,來跟我們聊聊他的 DeFi 創業故事。Strike 是一個建構在以太坊上的 DeFi 衍生性金融商品的協議,將推出 ETH/USDC、BTC/USDC 等交易對的永續合約,以及協議本身的治理代幣 SKE,可以 stake 在平台上賺取回報。Tempo 則是一個橫跨台灣、美國兩地的連續創業家,有很多經驗和見解願意跟我們分享。

Strike 的創辦故事?

2015 年 Tempo 跟夥伴李紹剛開始創業,做過各種不同嘗試。2017 年看到 Cryptokitties,遊戲資產的唯一性觸動了曾做過遊戲開發的 Tempo。研究區塊鏈一段時間後發現 token 才是產業裡最有意思的一環,尤其是財務相關的應用 (當時還沒有 DeFi 的說法),而當時 Compound 才剛冒出頭而已。幾經思考,Tempo 和夥伴決定做一個鏈上的有上限 (capped) 期權交易平台 — Cinch,但是面對缺乏初始流動性、缺乏金融背景等問題,募資不順。碰巧受邀加入幣安加速器,馬上換一個想法,和舊金山幾家會計公司合作,做出適合加密貨幣產業用的會計工具 — Decore。然而加密貨幣會計非常複雜,再加上缺乏衡量標準,服務難以立足。2019 年去大阪參加了 Devcon,發現大多區塊鏈團隊關注的不是作帳工具,而是 Layer 2、隱私、DeFi 等議題。於是 Tempo 和夥伴把注意力拉回 DeFi,觀察到 DeFi 界仍缺乏成功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平台,並推斷這樣的情形可能源自於流動性的限制 — 依照傳統搓合制的做市模式,沒有初始流動性,平台就無法吸引交易者前來交易。參考例如 Uniswap 等自動造市商 (automatic market maker; AMM) 的模式,Tempo 和夥伴決定動手做出基於 AMM 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協議 — Strike Protocol。

Strike 是什麼?

Strike 是一個基於 AMM 的衍生性金融商品平台,建構在以太坊上,今年主網上線後將提供永續合約 (perpetual swap) 交易,包含 ETH/USDC、BTC/USDC 等四個標的,價格由 Chainlink 的預言機提供。同時,Strike 將發行自己的代幣 SKE,人們可以購買 SKE,並將其 stake 於 Strike 的流動性池裡換取回報。最後,Strike 的治理模式將會走向 DAO,由 SKE 的持有者或是 staker 來投票決定協議中的各種參數。

Strike 有兩個資金池:保險基金 (insurance fund) 和 SKE 的流動性池,分別為第一、第二道防線,當發生「funding payment 為負數」或是「標的跌價太快,來不及清算」的情形時,先由保險基金負責支付,如果保險基金耗盡,才會動用流動性池。

Strike 系統有三種參與者:交易者、staker、keeper。Strike 的交易體驗將和 BitMEX 相似,交易者需要支付 funding rate,永續合約規則基本上相同;stake 的體驗方面,只要系統沒有動用到流動性池,staker 就能獲得穩定回報。Keeper 則是系統仰賴的外部清算者 (套利者)。平台發布之初,缺乏外部清算者,因此系統將會仰賴 Strike 團隊自己的資金來進行清算,直到平台運行模式上軌道為止。

請參考 Strike 官網提供的系統架構圖來進一步暸解。

Strike 和 Uniswap、BitMEX、dYdX 的比較?

Strike 和 Uniswap 的 AMM 都是基於 constant-product curve,也就是流動性池中的交易對代幣數量的乘積恆定,這點是相同的。不同的是,儘管 Uniswap 的交易手續費讓流動性提供者抽成,當代幣價格波動時,流動性提供者可能會淨虧損;Strike 則實現 SKE staker 的獎勵和永續合約交易對標的的價格無關。BitMEX 是中心化的衍生性金融商品交易平台,我們永遠不知道 BitMEX 自己有沒有參與市場,例如今年 3/12 市場崩跌的時候,沒有人知道為什麼。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有各自的好處和風險,孰優孰劣不一定,Tempo 個人信念是往去中心化做,所以才會有 Strike 的設計。另一個差別在於 BitMEX 是反向合約,Strike 是正向合約,對交易者來說會比較好理解。dYdX 沒有使用自動造市商,走搓合制,等於是把 BitMEX 搬到鏈上,但搓合的環節依舊在鏈下進行,因此還是有中心化的屬性。

關於創業,跟我們分享一道難題和一個反思

Tempo 表示,很難猜到市場想要什麼東西。往往在推出產品前花了很多心思和成本,推出之後市場反應不如預期,被迫思考是否需要放棄。這件事情沒有容易的解法。Tempo 認為,很多人把 lean startup 掛在嘴邊,但事情沒有這麼簡單,會一直這樣講的人可能缺乏實踐經驗。以 messenger 應用為例,Line 有各式各樣的服務被使用者視為基本、理所當然,任何想與其競爭的服務都至少要達到一樣水平的技術和功能門檻,MVP 不好做。有些人提倡做 MVP 時不要開發,Tempo 同意但認為很不容易,因為要將服務推送給上萬人使用後才能顯現價值,要做到這樣的規模就必須花心思成本開發。但 Tempo 也表示,像 DeFi 這樣的新領域,進入門檻比較低、領土上的玩家稀稀疏疏,創業者有較多機會能找到一件事情把它做好。

Tempo 認為,在軟體產業裡,「執行比想法重要」的主流想法是錯的,因為軟體專案的開發、測試、出貨等已經有很棒的方法學,從一個合理的想法出發反而是最重要的 — 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、商業模式的合理性。簡單來說,預計定價乘上預計最終用戶數,是否合理。關於想法的合理性分析,Tempo 推薦進一步閱讀 Avichal Garg 和 Andrew Chen。另外,Tempo 描述自己創業前曾在 VC 任職分析師,每天讀案子進行是否有潛力的分類,做了一年後覺得似乎並不困難,但事後回顧,發現不可能只讀商業計劃和投影片就知道是否值得投資。當初創業時也是憑藉一股衝動,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就跳進來做。Tempo 認為有時候資源過多反而是雜訊,例如現在很多創業導師給了很多意見,對創業新手來說不一定有價值。

快問快答

Q:在台灣做 DeFi 創業,有什麼優勢和有什麼要特別注意的地方嗎?

沒有優勢。要多跟美國團隊交流。

Q:怎麼看 Eth2 的 staking? 你會參與嗎?將如何參與?

Sharding 是一個錯誤。以太坊基金會應該要放棄實作 sharding,把注意力放在 roll-up 上。一個協議自己應該要負擔整合 layer 2 的工作。

Q:持有最多的 3 個 token?

ETH、BTC、FTT。還有 Aave 的 LEND。想持有更多 DeFi 的代幣可惜沒有,考量到美國的團隊受到證券法的嚴格規範,而 Compound 的治理代幣只是在看風向,一點都不好,要向 Synthetix 那樣直接分紅才有價值。治理代幣要和協議的使用量和利潤掛勾才是好的代幣。只彰顯去中心化治理權力的作法不可信。

Q:在全球 DeFi 領域裡最欣賞的人是?

整個 Synthetix 的團隊,他們就像個不睡覺的機器一直做新功能。相比之下,Uniswap 動作很慢,而 Compound 則快被 Aave 追上了。

Q:美國可能即將要實施負利率了,全球面臨日本化,你覺得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衝擊將會如何影響區塊鏈產業的發展?

代幣價格會漲。央行大量印鈔不會帶來通膨,因為全球的金融系統是個連在一起、沒有底的池子,政府發新錢之後,錢投進池子裡不起一點波瀾。投資工具如股票、代幣都會成長。

詳細訪談內容請收聽 Soundcloud !
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